山寨网红:视频号山寨现象与模仿主播的激烈竞争

近期,视频号平台上出现了众多模仿和山寨主播,吸引了大量观众。这些模仿者通过复制主播外貌、风格和直播方式,迅速吸取流量,获得不俗的盈利。视频号平台上的山寨现象,分析了其背后的商业动机和竞争激烈的趋势,以及消费者和平台的反应。

微信视频号,涌现出了一位新的“小杨哥”。穿着黑色上衣、戴着墨镜、随着音乐的狂热摇摆,不时地高喊着,激发着观众下单的热情……近期,网红“暴躁小鹏哥”,霸占了视频号直播间。仔细一看,这些主播似乎到处都有“疯狂小杨哥”的影子。
暴躁小鹏哥的两位主播伙伴,不仅发型和服装与小杨哥相似,带货方式也如出一辙。他们的直播背后悬挂着“一生一世兄弟们”的牌匾,房间内有醒目的红色沙包,直播间的背景和物品摆放布局都仿佛是小杨哥的翻版。
这个高仿账号的流量相当可观,观看人数一直维持在10万以上。在弹幕评论中,许多网友纷纷留言:“小杨哥来视频号了”、“三只羊法务就位”、“这是在模仿吧?”
暴躁小鹏哥的表现甚至引起了正牌“疯狂小杨哥”的注意。小杨哥在9月5日的直播中首次回应了这些模仿者,他表示,可以理解其他创作者以模仿他们的创作方式、短视频和剧情,但模仿者*有自己的独特风格,不能模仿他们的声音、背景和穿着,这不再是模仿,而是*的抄袭。
在视频号和抖音平台上,我们可以看到类似的山寨网红不胜枚举。“鹿哈”、“疯狂中杨哥”、“辛总”、“东方绿选”等账号都已在直播间建立了自己的地盘。
通过模仿和复刻,这群“山寨”网红们正在掀起一场激烈的流量争夺战。

一、完全复制
模仿得一模一样的小杨哥翻版,简单就是复制了,这一对兄弟赚得盆满钵满
“天啊,这个价格你敢不敢下单?” 暴躁小鹏哥举起一双拖鞋,然后不经意地将鞋塞入自己嘴中,试图用力咬断鞋子。两兄弟努力咬啊咬,本以为鞋子坚不可摧,然而没想到*终还是翻车了,鞋子被咬下一块,两人瞬间陷入了尴尬。
在同一天的直播中,他们再次将十斤重的矿泉水桶扔进垃圾袋,试图证明垃圾袋的坚固性,然而结果可想而知,垃圾袋瞬间撕裂。虽然测评瞬间变成了翻车现场,但主播毫不慌张,不断制造笑料、整蛊,然后再翻盘,这样的直播更像是一场提前预谋的喜剧秀。
这种“疯狂测试”的节目,和小杨哥直播间的套路几乎一模一样。
在抖音上,“疯狂小杨哥”是首位粉丝过亿的达人主播,凭借幽默搞笑的内容、创新的带货方式,以及“把价格压到*低”的口号,不断吸金。随着大主播纷纷跨平台直播,小杨哥也将目光转向了微信视频号,于2022年10月推出了“疯狂小杨哥本人”账号。
在视频号上,小杨哥的直播频率和售卖的商品数量并不多。这给山寨者提供了可趁之机,今年上半年,暴躁小鹏哥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几乎一模一样地“复制”了小杨哥。
图片[1]-山寨网红:视频号山寨现象与模仿主播的激烈竞争-星创副业
从内容角度来看,暴躁小鹏哥账号的短视频大多是幽默搞笑的片段,两人经常穿着黑色T恤,一个侧分发型,一个直发,总戴着墨镜,充满了早期小杨哥的风格。
更令人惊讶的是,直播间里竟然出现了“小杨嫂”的身影。这位女助理的穿着、外貌和说话方式几乎与小杨嫂一模一样。当她站在直播间内与两兄弟一起做推销时,很容易让人误以为这就是小杨哥的直播间。
从直播间售卖的商品来看,小鹏哥主要销售日常用品、零食和小家电,其中大多数是白牌商品,价格在9.9元至300元之间,*贵的产品是一台破壁机,售价399元。通过*的模仿,这对兄弟赚得颇丰。
图片[2]-山寨网红:视频号山寨现象与模仿主播的激烈竞争-星创副业
我们多次在小鹏哥的直播间观看,观众人数基本上都维持在10万左右。截止到撰写本文时,他们已经卖出了12.7万件商品,销售额在不到一个月内翻了一番。根据销售提成的保守估算,他们的销售收入已接近数十万元。
在视频号站稳脚跟之后,小鹏哥又将手伸向了抖音平台,创建了一个同名的账号。
二、山寨风潮,直播间竞相模仿

暴躁小鹏哥并非孤例。在其背后,许多专注于模仿和山寨的直播间如雨后春笋般快速崛起。
在视频号平台上,快手*主播辛巴也迎来了山寨版本。一个名叫“辛总”的用户,与辛巴的外貌和气质*为相似。在一段短视频中,“辛总”甚至提到辛巴的人品,说话方式和语调都与辛巴非常相似,让不少观众误以为辛巴开设了新的直播间。
抖音明星东方甄选也未能幸免于“克隆”。在东方甄选爆红后,各种“XX甄选”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有的只是在名字上玩文字游戏,比如“梯方甄选”、“东万优选”,而其他账号则直接模仿东方甄选,几乎原封不动地复制其直播间,让人不可思议。
这些山寨账号的直播节目也有着相似的特点,如邀请外国人现场说英语、主播拿着小黑板进行英语教学、女主播模仿东方甄选的YOYO……这种山寨现象在短视频平台上广泛存在。
正如东方甄选之前,山寨了鹿晗的账号“鹿哈”(后来更名为凌达乐)也在抖音上开启了带货直播,如今粉丝已经超过600万,平均同时观看人数超过10万。根据蝉妈*数据,近50%观众年龄在18岁至23岁之间,尤其热衷搞怪文化。
9月11日,话题“凌达乐(鹿哈)23岁一个月赚500万”登上了热搜。两年前,还在电子厂工作的凌达乐在直播间爆料说:连续7个月每个月赚500万元,花了1100万元买房,277万元买车……
图片[3]-山寨网红:视频号山寨现象与模仿主播的激烈竞争-星创副业
我们仔细观察了各个平台上的山寨账号,可以将其分为两类:
一类是同类型的模仿,例如,当抖音千万粉丝主播秀才和一笑倾城走红时,模仿他们的标志性动作成为一股潮流。即使秀才被封禁,模仿者仍然不断涌现,为制造中老年*主播的狂欢继续添砖加瓦。
在短视频平台上,有许多自称为“假秀才”、“秀才哥”、“武宁秀才”的账号,这些主播打扮得酷似秀才,努力唱歌扭动身体,同时进行带货直播。一个名叫“他们都叫我老李”的网红已经成为中老年人新的“代言人”。
这类账号更偏向于采用模仿的方式,通过制造欢笑和欢乐氛围来吸引观众。
另一类是一比一的模仿,模仿原封不动。在短视频平台上,有不少山寨周杰伦的账号如“雍杰伦”,山寨陈小春的“马永新”,以及山寨白冰的“黑冰”,山寨二百者也的“三百者也”。
这些网红更偏向于完全复制原始主播,包括账号名称、生活方式、说话风格和产品选择。他们通常从名字开始,通过微小的变化来接近主播,以迷惑不仔细观察的消费者。
只要被模仿的主播不发声,这些模仿者就会一直吸取流量。山寨主播的目标非常明确:借助头部主播的高流量
三、山寨,还能持续吗?

“有人模仿我的脸,有人模仿我的面”,这句古老的广告词让人耳熟能详。山寨现象,从线下商战发展到如今的互联网时代,一直都是一门红火的生意。
早期的山寨主要集中在模仿明星。有些人依靠与当红明星相似的脸或才华来赚钱,吸引了一定的关注。
如今,山寨的方式正在不断进化。”网红+短视频直播”取代了以前的商业演出,成为山寨者快速吸粉和盈利的”捷径”。
有商业价值的”脸蛋”无法避免被模仿,山寨者的目标也从明星转向头部主播,这也反映出随着直播电商的崛起,头部主播的商业价值有多大。
山寨网红通常通过模仿外貌和直播风格,”蹭”大主播的流量。对于他们来说,大主播具有强大的吸金能力,直播模式的成功率较高,通过山寨可以迅速实现变现。
视频号作为一个新兴的平台,成为山寨者的主要避风港。一方面,视频号还没有明显的头部主播,因此更容易获取流量;另一方面,中老年用户在视频号上较多,这种山寨行为能够在这个用户群中蒙混过关,进行变现。
图片[4]-山寨网红:视频号山寨现象与模仿主播的激烈竞争-星创副业
毫无疑问,山寨主播不断涌现的原因之一,是头部主播背后的巨大潜在收益。在利益的驱动下,模仿明星主播成为产业化运作的模式,一些MCN机构或星探渠道专门寻找外貌或风格酷似明星或网红主播的素人,通过成熟的增长和带货运营模式,大量”高仿”主播开始批量生产。
但是,短视频平台似乎默许了这种”模仿创作”现象。一些达人博主曾试图通过抖音官方途径举报一些高仿他们内容的账号,但结果是”基本上没用,平台通用的玩法就是玩梗和复制”。
即使消费者对这些山寨号抱有负面看法、讽刺或围观,它们仍能够吸纳并利用”黑红”流量。

———END———
限 时 特 惠: 本站每日持续更新海量各大内部创业教程,年费会员只需58元,全站资源免费下载 点击查看详情
站 长 微 信: 65795539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54 分享